《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 2020-06-10
  • 369
《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今天的新北市,就是以前的台北县,环绕着台北市四週,她的地名背景与台北市性质相当。

南岛民族祖先的身影

台湾原是南岛语族的天地,早期分布在北台湾的南岛祖先,是平埔族之中的凯达格兰族。从新北市的许多新旧地名,可以看到新北市处处都有凯达格兰族先民的痕迹:

荷兰时代《热兰遮城日誌》中有 Parihoon(亦作 Praihoon、Parrigon、Parichon),就是今天的「八里」,在清领时期称「八里分」、「八里坌」,即凯达格兰族的「八里坌社」。

《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金山旧称「金包里」,即凯达格兰族的「金包里社」。

三芝旧称「小鸡笼」,即「小鸡笼社」,也是凯达格兰族居住的聚落。

贡寮至今还是被当地人用旧名称「槓仔寮」。以前此地山猪特别多,平埔族人在此设陷阱坑来捕猎山猪,「陷阱」的平埔族语(可能也是凯达格兰族语)读成 kona,汉译为「槓仔」,在槓仔处设有茅寮,故称「槓仔寮」。

淡水旧称「沪尾」,有一说「沪尾」为凯达格兰族语「Hobe」音译转音而来,是河口的意思。

在今天板桥境内以前有凯达格兰族的聚落「摆接」社,荷兰时代称 Paijtsie 或写成 Peitsie、Pattsij、Paitsij、Paghsij、Peijtsil,汉译为「摆接」或「拜爵」。位置在今板桥「社后里」、「中正里」一带,「社后」的「社」即汉人称呼的「番社」,无怪乎现在附近还有「番仔园」的小地名。

另外着名的凯达格兰族聚落「武朥湾」社,荷兰地图称 Pinnonouan,一说在今新庄境内 (但〈大台北古地图〉、〈乾隆台湾舆图〉都将武朥湾社标在大科崁溪南岸)。

今天永和有「秀朗」地名,荷兰文献中称为 Sirongh、Chiron、Chiouron,在清领时代汉译为「绣朗」、「秀朗」,即凯达格兰族聚落「秀朗」社。(学者翁佳音认为「秀朗」係泰雅语「有水之地」的意思)。

关渡旧名曾写成「干豆」、「干豆门」,「干豆」与「关渡」音接近,也是凯达格兰族语。

淡水有一说,是凯达格兰族「淡水」社的所在地;淡水北方有「圭柔山」(或称「鸡柔山」),有「下圭柔山路」,是凯达格兰的平埔族「圭柔」社(或称「鸡柔」社)的原址地;而大屯山也因为其西麓的「大屯」社而得名。

历史学者戴宝村家里的地址在三芝区「番社后」、历史学者陈国栋出生于淡水贤孝里「番子田」,都可以看到我们平埔族祖先的身影。

在万里的着名风景区「野柳」,其地名来源有一说是平埔族社名的音译,当然是属凯达格兰族。

看过以上新北市有那幺多南岛民族的地名,可以确定世居在新北市的住民很难没有凯达格兰族的血统。

除了早期的凯达格兰族之外,新北市境内还有高山族系统的泰雅族,新店以南就进入泰雅族範围。在新北市南部的「乌来」(ウライ),是泰雅语「温泉」的意思。

移民开发、聚落发展的足迹

18 世纪以降,来自清帝国的闽粤移民陆续进入台湾,土地开发,新兴生业,市镇聚落形成,当然也因此产生新的地名。

莺歌以前有「南靖厝」的地名,是来自福建南靖的移民聚落。

中和旧称「彰和」、「漳和」,两者应为同一地名的两种写法,「彰和」较早出现(1764),「漳和」较晚(1880)。《中和庄誌》认为这个地名是源自漳州人移民。

移民开发土地非个人独资能成其功,所以往往数人出资合股开发。五个人合股开发的山谷,称为「五股坑」,即今五股。

瑞芳的「九份」,也是因为汉语族人垦拓时按股份持份,计九份而得名。

《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三重旧称「三重埔」,另外靠近大汉溪旁有「二重埔」。清代清政府就淡水河中游到大汉溪之间开发的土地,称第二段埔地为「二重埔」,第三段埔地称「三重埔」。

「新庄」是在 1730 年代以后在淡水河边由汉语族移民形成的村庄,称为「新庄」。

1820~1850 年间,有汉人建庄于青坛,在泰雅族居住地出入口处新建店铺,称之为新店街。「新店」地名因此而来。

板桥曾称「枋桥」,闽南语称「木板」叫做「枋」。约 1855 年,在公馆沟上架设木板桥供人行走,故称这一带为「枋桥」(此时「摆接」之名仍在使用,为一大範围的地名)。

早期基隆河上游是採金地,上山採金必先经由基隆河接驳渡口附近,有一商家铺号名为「瑞芳」,南北杂货俱备,成为前往山区採金与往返噶玛兰中途补给及休息所。「瑞芳」店名沿袭成名「瑞芳」的地名。

淡水旧称「沪尾」,除前述说法係平埔族语,另有一说,「沪」是在海滨用礁石叠成袋状的矮围墙,用来捕鱼,在「沪」的尾端处的聚落,称为「沪尾」。

树林曾有「风柜店 」地名,「风柜店」即打铁舖,因该地曾有打铁舖出现,后来被叫惯成为地名。

淡水有「油车口」的小地名,曾经出现有「油车行」,即搾油店,再油车行所在地市街入口处,成为「油车口」。

三峡有「麦子园」小地名,即以前有麦田之处;「麻园」,即黄麻田之地。

移民村落为了防风而种植的竹垣,称为「竹围」,留下了今天淡水一带有「竹围」、「大竹围」、「竹围仔」的地名。

土地开发出现新聚落,用土石筑城墙,以防止聚落外面的族群侵犯,因此有「土城」的地名。

芦洲昔称「和尚洲」,18世纪中叶以后,新竹城隍庙的和尚梅福向官府奏请以此地的产业做为关渡妈祖庙的油香钱,当地人就称和尚所居之沙洲地为「和尚洲」。

地理环境、地表景观的呈现

地表景观、地理环境经常是地名产生的重要来源,新北市的许多大小地名当然也不例外:

在地形平坦且高的河阶处,森林蓊郁,被称为「坪林」。

在海岸地带因海水长期侵蚀岩石而成的石洞,状似门,称为「石门」。

潮水返回之处,称为「水返脚」,即「汐止」的旧称。

基隆河上游地带谷地窄,多瀑布,之后出现流水平缓处,被称为「平溪」。

「双溪」顾名思义,一定有两条溪流出现。清代称「顶双溪」,双溪指坪林溪和牡丹溪汇流处。因与下游之「下双溪」(在下游贡寮乡境内的双龙村旧称)对称,故称「顶双溪」。

致于新店溪支流景美溪中游两侧的河谷平原是低位河阶,两侧又夹在山地间,故此地称为「深坑」。

五股旧称「五股坑」,「坑」显然因地势而名;新店的「安坑」,旧名「暗坑」,意即地处幽暗的坑谷地。

「石碇」是因水流及利用溪中巨石繫绳碇泊,故称「石碇」。

「树林」,曾称「树林头」其地名来源有两种说法,一说为大汉溪氾滥形成大潭,潭岸林木茂盛而称树林。一说为开闢张厝圳(即永安陂)的张必荣在岸边植林护堤,故名树林。

「林口」旧称「「树林口」,字面意义为进入树林的入口。该树林可能是指今106县道经过的横窠雅地区。该处为一河谷,联络林口到泰山的小路由此经过。

原本称「和尚洲」的沙洲之地,因为芦苇丛生,在清领末期改称「芦洲」。

「三峡」旧称「三角涌」,因为是三条溪流汇合形成的三角形沖积扇而得名。

三峡有「挖子」的小地名,八里也有「挖子尾」的小地名,是指地势(或河流)湾区转弯处。「弯」在闽南语读音类似「挖」,这是以音借字。

「莺歌」旧称「莺歌石」,因附近山石状似鹦哥鸟收翅,写成同音的「莺歌石」。

「观音山」因为从某个角度望去,很像观音的侧脸。

新北市山川多变,地景繁複,因此这类地名多不胜举。

从地名看到政权更迭嬗递

西班牙人佔领北台湾时,一六三三年为寻找金矿,在台湾的东北角登陆,以故乡地名 SANTIAGO 命名,几经谐音辗转相传,变成今天耳熟能详的「三貂角」。

《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

西班牙势力离开台湾,荷兰人北上,至今也在北台湾留下一些地名,如「富基」渔港、「富贵角」,两者同源自荷兰语 HOECK,是「海角」的意思。

「野柳」的地名,除前述的说法之外,还有一说,是西班牙语 Punto Diablos(即「魔鬼的岬角」之意)的 Diablos 省略 D 和 b 两子音之后读成Ialo的汉字音译。

淡水北边至今还辖角有「公司田」的地名,是指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田地。

从地名的沿革、变迁,可以看到外来政权在台湾的更迭嬗递。例如:

西班牙传教士记载原住民採硫磺之地称tapri,荷兰户口表记载为 tappnre,清代称为「金包里」,日本时代在 1920 年改名为「金山」(保留原地名金字,以其倚山之乡,加山字为新地名)。

1654 年大台北古地图的 Kaggilach 和 1655年『荷兰户口表』的 Caeherlack,可能就是清代的「小鸡笼」社,1697 年(康熙 36 年)汉人入居后成为小鸡笼庄,又称「小圭郎」(读音相同)。日治时代 1920 年因属「芝兰三堡」改称「三芝」庄。

荷兰时代称 Paijtsie、Peitsie,清领时期叫「摆接」。

17 世纪西班牙人所称基隆港附近的汉人聚落为『parian』,清代以近音称为「万里」。

三峡有「隆恩埔」的小地名。「隆恩」使人联想到「谢主隆恩」的帝王时代,没错,那是清代皇帝恩赐给当地驻军的土地。

1920 年日本殖民当局趁着在台实施地方行政改制,大改地名:

「顶双溪」,简化为「双溪」;「五股坑」简化为「五股」;「槓仔寮」简化为「贡寮」;「八里坌」简化为「八里」;「莺歌石」简化为「莺歌」;「树林口」简化为「林口」…。此外,「沪尾」改称「淡水」;「枋桥」改为「板桥」;「三角涌」改为日本读音接近的「三峡」(读さんきょ う,与「三角涌」的闽南语读音接近);「芦洲」改了一个诗意的名字「鹭洲」(很多白鹭鸶的沙洲);「水返脚」,改称「汐止」(潮汐止于此)。还有,合併中和地区十庄为一庄,地名从「中坑庄」和「漳和庄」各取一字合为「中和」。

战后国民党时代当然也有新地名,例如:

1947 年将「三重埔」从鹭洲乡划出,并简化为「三重」镇。

1950 年从新庄镇划出「泰山」乡,以境内泰山巖为名。泰山巖建于 1792 年,名称袭用福建安溪的祖庙。

1958 年从中和乡分出「永和」镇(清代此地经常有漳泉械斗,战后取名「永和」希望族群和谐)。

至于在各乡镇里出现「中正」、「中山」,以及四维八德的里名,自不在话下。

新北市还有许多大大小小层出不穷的地名,背后都有着叙说不尽的故事。

《李筱峰专栏》新北市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
    作者:李筱峰出版社:远景出版日期:2017/12/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SaveSaveSaveSaveSaveSav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