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专栏》普渡台湾人的心灵

  • 2020-06-10
  • 758
《李筱峰专栏》普渡台湾人的心灵

本文原载于 2014/8/4 民报社论,经作者授权修改重发于芋传媒

时值「鬼月」,自从阴曆七月初一,地藏王庙开扉日,地狱鬼门关一开,孤魂饿鬼们纷纷从地狱「放封」而出,漂游人间,等待接受普渡,準备大快朵颐一番。

以上鬼话,对许信徒来说是「真理」。因其视为「真理」,所以中元节将届,已经有许多家庭开始準备鸡鸭鱼肉、三牲五礼四果,清香银纸(冥纸),要好好招待众鬼。台湾大大小小的庙宇也点起了「庆讚中元」的灯火,準备要大大「普渡」一番了!

就在这鬼影幢幢的鬼月里,我们想起了抗日社会运动前辈领袖蒋渭水先生的逝世纪念日刚好也在这个月(8 月 5 日)。毕生为台湾文化的啓蒙,致力于破除迷信的蒋渭水,却在众人迷信的鬼月过世,真是死不逢辰!然而这正是值得我们抚今追昔、深切反省的时刻。

九十几年前,1921 年,蒋渭水结合台湾知识青年与社会菁英,为台湾社会探病投药,成立「台湾文化协会」,致力于文化启蒙运动。蒋渭水说:「台湾人现在有病了……我诊断台湾人所患的病,是知识的营养不良症,除非服下知识的营养品,是万万不能癒的,文化运动是对这病唯一的原因疗法,文化协会,就是专门讲究并施行原因疗法的机关。」台湾文化协会的组织遍及全岛各重要市镇,他们透过各种活动,从事社会教育、启蒙社会大众。在文化启蒙的工作内容中,破除迷信是其中重要的工作。

《李筱峰专栏》普渡台湾人的心灵

蒋渭水在其着名的〈临床讲义〉中,为「患者」台湾诊断,指出其「现症」,其中说:「道德颓废,人心浇漓,物欲旺盛,精神生活贫瘠,风俗丑陋,迷信深固,顽迷不悟……」(详见文化协会第一号会报)

文协除了透过各地的「文化演讲」、「读报社」、「活动写真班」(电影巡迴队)等活动,鼓吹新思想、宣导破除迷信之外,蒋渭水也藉着双亲的丧礼,以身作则地进行丧礼改革,破除迷信、革除陋习。1927 年及 1929 年,蒋渭水的父亲和母亲相继过世,他在丧礼上废除金银纸烛、花车牲礼、烧纸钱、放银纸等旧礼俗,改发传单,传单上面印着「打破妄从迷信、挑除守旧陋习」。

1927 年文化协会左右分裂,左翼的「新文协」走社会主义路线,不崇尚鬼神自不待言;而老干部蒋渭水、林献堂另组「台湾民众党」,除从事政治运动外,也继续进行文化启蒙运动,对于纠正社会上的落伍败坏风俗,提升民众的生活品质,也相当注意。所以,他们在党纲大要「三、改除社会制度之缺陷」中,提出「革除社会陋习」。1929 年 10 月 17 日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口号中,就有「打倒阿片(鸦片)打倒迷信、打倒恶习」。蒋渭水在《台湾民报》中,呼吁破除「烧金纸、吸阿片、祈安建醮、补运谢神,以及聘金婚丧之奢靡」的恶习。

当年文协等社运团体的破除迷信运动中,要以 1929 年起连续两年在台南市掀起的「反对中元普渡」运动最为着名,那是由当时属于「台湾民众党台南支部」的外围组织「赤崁劳动青年会」(多为原台湾文化协会的成员)所发起的;他们举办群众演讲,印行《反普特刊》,呼吁「绝对地反对普渡,打倒一切的迷信」。

当年主导这场「反普运动」的证峰法师林秋梧,慨乎指出::「以追孝报恩为眼目的盂兰盆会,一变而为『俗妄之甚』的施饿鬼之中元。其改变之速,讹传之甚,直使忍辱成性的佛弟子不得不为释迦老师争一个气。」「…我们台湾的同胞中许许多多是继承这个(中国)『南人尚鬼』的遗传性,每年到了旧曆七月就花费了巨款的钱财,虚掷了许多宝贵的时间,用着莫大的牺牲,说什幺要体佛的教旨大发慈悲济渡阴间一切无所寄託的饿鬼,孝敬『好兄弟仔』。且自以为自己也是个热心虔敬的佛教徒。这种的态度真是可笑又可怜得很了。」法号「证峰」的林秋梧,是 1920 年代参与社会运动、提倡宗教改革、致力破除迷信极为用力的宗教家兼社运家,他虽入禅门,但他并非出世之人,相反的,「普渡众生」的感召,使他积极地从事佛教改革,扫除迷信,在 1930 年前后的台湾佛教界中,投下酵素。台湾民众向来的迷信与杂信相当严重,林秋梧对于那种「鸡母屎半乌白── 大似台湾佛教徒之杂信」,有着极淋漓的指陈:

「人家说城隍爷灵感,他便追从人家去夯枷画面,跟在神轿后行遍市街,浪费许多金钱、时间;听说妈祖就拜妈祖,听说大道公就拜大道公,听说有应公、土地公、松树公、石头公,他便去拜有应公、土地公、石头公。明明是多神主义的道教信者,而他偏要冒名为佛教徒。佛教说不得占相吉凶(见「遗教经」),而他却竟然连造厕池也要择日卜卦。佛教禁止咒术仙药(同前),而自称佛教徒的,却惯烧符唸咒,说可医人疾病。他们一班中有什幺柴先、铁先、狗先、厚仔先、不党先等等的称呼者,正是证明着其背教的行为。」(详见李筱峰《台湾革命僧林秋梧》)

九十多年前台湾文化协会时代的菁英们所致力的迷信破除,至今得到多少成果? 抚今追昔,不免有「哲人日远,而迷信更殷」的感觉。撇开宗教信仰的内容不论,仅从宗教仪式的层面检讨,问题之严重,恐非当年蒋渭水、林秋梧们所能想象。仅以民间信仰焚烧纸钱一项来看,如今,台湾每年大约烧掉 28 万吨的冥纸,大约浪费新台币 130 亿元。每年烧掉的纸钱,至少排放 18 万吨二氧化碳,需要 15,000,000 棵乔木,一整年才能吸收完毕,其危害更胜于汽、机车废气。纸钱燃烧之后所产生的废气,释放出许多一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苯、甲苯、乙苯、戴奥辛,与其他不完全燃烧之碳氢化合物等,很容易引发皮肤癌、脑肿瘤及鼻咽癌等,对人体健康产生严重的危害!(

我们确信神明有两个特性:一、祂是「智者」;二、祂是「圣者」。

神明是「智者」,因此祂绝对有丰富的知识与智慧知道:焚烧冥纸绝对会严重破坏环境、浪费资源,而且为害国民健康;神明是「圣者」,圣者必定德性超凡,必然重视公德、是非分明,因此祂绝对不会保佑害己害人的缺德之人(破坏环境,浪费资源,还危害国民健康不害己害人吗?)。所以,焚烧纸钱,必定为神明所不喜欢。

所以,「智者与圣者」的神明,绝对不会保佑那些焚烧纸钱,造成生态环境破坏、资源浪费、国民健康受损的人。所以,如果你真的敬神,请不要再为地球造孽!

有人说,中元普渡,必须焚烧冥纸济渡孤魂野鬼,以免他们找上门来,带来祸害。这点也请放心,如果有恶鬼、饿鬼、厉鬼真要为害人间,那就更不应该再烧钱给他们,就让他饿死、穷死!为了怕他们找上门,就用钱(烧冥纸)疏通,等于是向恶势力低头妥协,这种姑息养奸的行为,岂是「智者与圣者」的神明所喜欢?我们为了爱护同胞健康,为了地球的环保、为了节约资源,而拒烧冥纸,「智者与圣者」的神明一定会保佑我们,替我们制止那些恶鬼与厉鬼!台湾人请别再假鬼神之名造孽了!

如果非烧纸钱无以度日的话,我们应该釐清一个观念,知所变通:烧冥纸的观念其实是来自人间的货币观念。人们还没有使用纸币之前,并不知道要烧纸钱,纸币使用之后,才开始有烧纸钱的观念。既然现在咱人间的货币制度已经出现支票、信用卡、金融卡,所以,以后烧冥纸也可以改烧支票一张或本票一张,金额写大一点就好了,或是烧信用卡一张也可以,何必烧那幺一大把现金来浪费资源、污染空气呢?再说,家家户户都如此滥发阴间货币,不怕阴间通货膨胀,扰乱阴间金融吗?

今天,台湾民众尚鬼迷信之风有增无减,祭拜鬼神的祭品更加丰富,但是台湾人的心灵到底提升多少?许多人的信仰,不但对社会公益无帮助,反倒是利用鬼神求明牌去赌博,或者和鬼神联手破坏环境。这样的信仰,我们就更不敢期待能结合群力来帮助台湾新国家的建立。

台湾要成为现代国家,必须要有理性的现代公民。理性的现代公民,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该人云亦云、「举香缀拜」。对于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所祭拜的鬼神,应该知其来历,知其本质,否则就是盲信、迷信。同样的,对于所要支持的政党,所要尊敬的国旗,所要支持的政客,也同样要知其来历、知其过去、知其本质,才不至于成为受政客集团操控的愚民。一个现代国家不是一群愚民建立得起来的。

延伸阅读:

筱峰史论
上一篇: 下一篇: